http://www.kowloong.com

工业互联网巨头PTC的转型之道

  
标题中“工业”在先,其次“互联网”,最后触电SaaS,顺序不能颠倒,原因与现在大家对“AI+”的理解相似,先有产业,然后“+AI”。

  听不少投资人说“工业互联网”看得越久,越困惑。然而真正让我们困惑和敬畏的其实是“工业”,不是“互联网”。

  从2012年末GE首次提出“工业互联网(Industrial Internet)”,到2013年德国在汉诺威展提出“工业4.0”,再到2015年中国国务院发布“中国制造2025”,工业互联网和先进制造已经在多个国家被上升到战略层面。

  然而Gartner在2018年首次发布的《工业互联网平台魔力象限》报告中却显得十分克制,文中建议CIO在调研供应商的时候“必须保持谨慎”,主要原因是:

  当前平台的应用范围仅限非常“有限”的场景,设备连接管理才是最基础的需求;

  知名厂商如GE、西门子等都被排除在象限图外,原因是他们不支持私有化部署。

  前者几乎给工业互联网之价值泼了个冷水,后者也对SaaS在这个领域的可行性提出了质疑。

  即便在2019年更新的象限图中,仍然没有一家供应商进入“领导者”象限,市场依旧分散。

  

工业互联网巨头PTC的转型之道


  (来源:Gartner 2019)

  随后2018年GE被爆出计划出售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,汽车、消费电子等行业在2019年也相继进入周期性调整,如今面对“黑天鹅”事件频发和“去全球化”态势愈演愈烈,需求侧的萎缩又进一步加剧了制造端的震荡。

  行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创新进入深水区,投资则更甚。

  施展的作品《枢纽》出版后不久,中美贸易摩擦打响。各路媒体就摩擦对制造业的冲击进行了各种分析比对,并认为《枢纽》中提出的全球供应链“8”字网络已经失效。

  但此时施展却展开了一次与《枢纽》形式完全相反的调研——躬身入局,进行田野研究(fieldwork)。他深入越南、珠三角等制造业重地,从一家工厂、一件产品甚至一位“中国商人”等微观层面出发,还原了产业转移背后的真实原因,重现工厂和商人迁移背后的隐藏信息。《溢出:中国制造未来史》就是诞生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。

  因此,要理解工业互联网和IoT,须首先从第一性原理出发,立足工业本身,拆解工厂价值链,才能找到技术与互联网撬动产业的支点。

  其次,以史为鉴,回顾传统制造业及工业软件等巨头的转型之路,透析他们经历的阵痛和前进方向,才能在风口和口号之下去伪存真。

  01 重新定义工业互联网

  以下是一座典型工厂的部门架构、职能以及背后对应的价值链。

  

工业互联网巨头PTC的转型之道


  图中反映了一件产品从OT(操作技术)层面的完整流程,而工厂要保证里面所有环节高效协同,在生产中形成“人、机、料、法、环、测”统一管理,保证成品的质量与一致性,一定不能缺少IT(信息技术)层面的支持。

  更重要的是,将基础IT系统连接打通,打破数据孤岛,再与价值链上每个环节有效对应,才能真正体现产品生命周期管理(Product Life-cycle Management,简称PLM)体系的价值。PLM奠定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,也是我们时常听到的“两化融合”之基础。

  

工业互联网巨头PTC的转型之道


  位于前面Gartner魔力象限领先位置的美国参数技术公司PTC在其发布的《企业数字化转型白皮书》中指出:企业数字化不是目的,只是手段。

   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个极有价值的概念“数字主线(Digital thread)”:

  “利用数字化技术,覆盖产品全生命周期与全价值链,构建数物融合、贯通产品研发、制造、营销、运营和服务等各环节的数字化数据流,为企业各个层面提供实时的数据分析和决策支持。”

  不难看出,“数字主线”实质上是对产品生命周期管理体系的进一步延伸。工厂通过更先进的感知、计算、控制和传输等设备,建立一张从生产侧出发的网络,让每个部门的员工或管理者可以在正确的时间、以正确的方式对企业的产品和服务进行向前或前后追溯,获得最可靠、有效和实时的数据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